艾滋病健康热线开通一年高危行为后“恐艾”咨询

时间: 2018-12-06 12:18:53 阅读: 0次

高危行为后“恐艾”咨询

  在地坛医院门诊大厅的南侧,有一个带有落地窗的小屋,坐在里面清楚地看到医院人来人往。这个小屋对很多艾滋病患者及志愿者们来说非常和亲切,不大的办公室接待过不少焦虑不安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、倾听过他们的困扰和痛苦。而办公桌上的一部热线电话,把这间有限的“红丝带之家”延伸到了全国。

  昨天是世界艾滋病日。一年前,北京“红丝带之家”开通了一个面向全国的守护援助热线,一年中,15名工作人员先后接听了一万多个来电,有询问艾滋病用药问题的,有确诊后不知所措的,也有恐艾人群一遍又一遍的来电……中午往往是来电的密集期,为此,工作人员们很少吃上一顿完整的午饭,常常一个电话就是20多分钟。而这些也换来了来电者的信任,不少电话从“我替朋友问一下”开始,以“那个朋友就是我”结束。

  去年世界艾滋病日前夕,北京“红丝带之家”开通了守护援助热线 4000681221。现场,北京地坛医院艾滋病诊治赵红心接听、回答了首个热线咨询电话。

  15名“红丝带之家”的工作人员承担起了这条热线的接听工作,为艾滋病感染者、医护人员提供艾滋病危险性行为评估咨询、职业评估咨询、心理、就诊咨询等服务,帮助了解艾滋病基本、国家“四免一关怀”政策。从一年来的接听情况看,午餐时分成为来电高峰、高危行为后“恐艾”咨询、最怕暴露成为热线的三大特点。

  北京“红丝带之家”副会长、办公室主任王克荣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,所有的来电者中,以男性居多,年轻男性更是主要人群,这也与我国目前的艾滋病感染者情况。

  “我们不会对电话进行录音,更不会询问来电者的个人信息,只对他们的疑问进行”,王克荣说,保护对于艾滋病防控工作者来说是一条基本原则。每周日到周五,早上8点到下午4点半,电话一响,“红丝带之家”的工作人员就会第一时间接起电话。电话量不固定,但平均下来每天的接听量在40个左右,最多有一天60多个。

  “午饭时候临近午饭的时候来电比较,”北京“红丝带之家”的志愿者旭东说,“经常我们这边刚坐下来准备吃饭,电话就响了。放下筷子接电话,一个接一个,再回去吃饭的时候饭就凉了”。对这样的情况,常年从事艾滋病志愿者工作的旭东也表示,“他们肯定也是选择旁边没啥人,方便的时候,上午下午都有工作或者安排,中午就成了来电高峰”。

  “我的衣服和家人的衣服洗,会传染给他们吗?”王克荣曾经接到过一名感染者小心翼翼的询问,“不会,放心。艾滋病的传播渠道只有三个,性传播、血液传播和母婴传播”,王克荣用平静的语气回答电话那头的咨询者。这样的疾病咨询了每天来电的主要内容。有的是感染者打来,有时候是感染者的家属打来。

  除了关于艾滋病相关问题的咨询,恐艾者的来电也让工作人员印象。“老师,我有个问题咨询一下,占用你三分钟时间”,这句话开头的电话,“红丝带之家”的成员几乎都接到过。对方是一名恐艾者,一次高危性行为后,担心会感染上艾滋病。最初打来电话是询问检测,多次抗体检测都是阳性(没有感染HIV)后,并没有消除他的担忧。“会不会过几年才查出来感染啊?”“上次抽血,没有看到医生换针头,我会不会感染?”

  旭东说,恐艾者对艾滋病知识的了解不比专业人士少,但为了消除的疑问和恐惧,会不断地打来电话。电话接起来就很难放下,常常一打就是二三十分钟,“他们经常一个问题后,自己,然后又把自己绕进去,陷入到对艾滋病的恐惧中走不出来”。

  刚确诊的感染者往往比较,不愿“我感染了”。王克荣接听的电话里,就有过这样的故事。“您好,我替朋友一下,感染了艾滋病的话,会有哪些表现呢?去哪里做检测?”耐心完一系列问题后,王克荣提醒他:“您最好让朋友给我们打一个,具体有什么问题我们可以跟他说”。这个时候,对方沉默了几秒钟,说“其实那个朋友就是我”。

  王克荣说,“我很理解他们的这种心情,一是怕暴露,第一次打来的时候,往往比较。另外就是,病耻感让他们很难承认‘我是一名感染者’或者‘我可能了HIV’”。

  日前,工作人员旭东接到一个电话,听声音是个年轻的小伙子:“我刚被确诊感染了,可以到你们医院治疗吗?”旭东问他是否拿到了确诊报告,小伙子说:“疾控中心给我打电话了,但我不敢去取。去了会不会就被别人了?”

  这是很多刚被确诊的感染者的共同。旭东告诉他:“不用,疾控中心有非常的工作,不会暴露你的个人信息,这么多感染者都在治疗,没有出现泄露隐私的。确诊报告要保存好,这是以后治疗的重要……”挂电话前,小伙子说:“你什么时候在医院?到时候我去找你,你带我过去拿药可以吗?”文/本报记者 张小妹

希望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能“正大”地看病拿药

  对话人:北京“红丝带之家”副会长王克荣

  北青报:您觉得这些年来“艾滋病”在国内有哪些变化?

  王克荣:400热线来电中多数人都知道艾滋病的三个传播渠道等基础,这个小细节也折射出全社会对于艾滋病的认识在提高。变化还体现在抗病毒治疗提高、国家艾滋病防控的投入加大、社会对于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歧视等等。

  王克荣:比如艾滋病患者住院难、手术难的问题。在北京地坛医院、佑安医院艾滋病患者的治疗都很好,但他们往往还是有病耻感,到其他医院就诊的时候会遇到困难。

  北青报:志愿服务未来是否有一些新的举措?

  王克荣:400热线开通后,接到了很多地区的电话,这些地区在艾滋病知识、母婴阻断的推广欠缺。也是基于这样的情况,今年“红丝带之家”开始到凉山等地区,培养当地的志愿者队伍,让基层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享受到更好的医疗服务。此外,年轻的来电者也比较多,还是要继续加大对青年、大学生群体的防艾宣传。

  北青报:明年是“红丝带之家”成立20周年,未来有什么愿景呢?

  王克荣:希望艾滋病患者和其他病人一样,走到医院看病的时候,可以“正大”、“大大方方”地说:“我是HIV感染者”,而不必有异样的眼光。文/本报记者 张小妹

让敌人找不到北俄军发烟车“显神技”中国有更强版本 《於美國》美揚言對台軍售“常態化”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